【過年恐歸症】
  @飛行官小北(作家):過年回家最怕跟關係一般的老同學聚會,實在沒共同話題——往昔只能扯三杯,十杯以後全反胃。跟這些人聊天比跟客戶講ppt還不投緣。同為外出的還好,面對留在家鄉的最尷尬,不是酸你就是尬你,實在無趣。還是那句話,你待在時間靜止的家鄉,就永遠不瞭解鬥轉星移的遠方。
  @根大桑:別以為親友問你工作如何打算結婚沒有就是多惦記著你,只是客套寒暄而已,不然像他們那種年紀的人見面聊什麼?每次看到微博上有人說多討厭被人這樣問我都覺得是傲嬌+中二,太把自己當回事。當然,也有有心揶揄的,不過很大可能是因為你爹媽誇耀在前了。
  @Paul鄭褚(媒體人):我從來不覺得過年回家被長輩盤問有什麼痛苦啊,即使在以前沒結婚沒孩子的時候,問工資那就2000,問女朋友那就沒有,問工作那就臨時的,問生孩子那就沒計劃。反正他們每年春節期間盤問我的機會不會超過兩次,相比每晚跟朋友一起的快樂這算什麼呢。你害怕回家,是因為你沒有獨立的人格!
  @徐瑾微博:春節將至,嫁娶的逼問躲閃戲碼還將上演,如果婚姻就是一個櫥窗與秀場,那麼有人將夢放大也是自然不過的。
  @延參法師:有小伙子來問,春節了,家裡人一直在逼婚怎麼辦呢,有什麼春節反逼婚攻略呢。我回覆他,裝傻充愣賣萌,發誓許願打岔,開心過大年,凡事別太心窄。
  【其他】
  @熊丙奇(教育學者):中國人民大學建立社會監督員制度,其用意是十分明顯的,就是儘力輓回此前學校招生腐敗案的影響,以此促進招生公開、公正。然而,從社會監督員產生的機制看,這一制度恐難有效起到監督作用,真要促進招生公開透明,必須建立現代大學制度,組建獨立的招生委員會,負責制定學校招生標準,並監督其公開透明實施。
  @王小毛之父葛明銘:上海20所幼兒園試點課間講上海話,我覺得:一,保護傳承上海話的任何一點小進步都值得叫好。二,亡羊補牢,稍嫌晚矣。此措施能否在小孩子嘴裡找回丟失的上海話,有待觀察。
  @陳先發(詩人):安徽望江縣華陽鎮一名9歲農村留守兒童,因得知外省打工的父母難以回家過年,昨在廁所橫梁上自縊身亡。我很想為他一哭。在我心裡,它是比瑞士風雪小鎮達沃斯高談闊論的年會、屏幕上政治寡頭們的角力要嚴重得多的重大事件。他是億萬同類中的一個。他們內心苦難深重卻無力自述的陰影或在多年後爆發。
  @劉雪松-雪松(媒體人):撂倒一個官員,“最好”的子彈是艷照。蘇州吳江區官員顧某,就倒在了這坑裡。如果對官員的監督,最終達到了將品不正、行不端的官員置於法律、政令、黨紀的監管之下暴曬的目的,那麼,爆料的是五年前的照片又何妨?“另有目的”又何妨?顧某遭遇不雅照的官位“見光死”案例,再次告誡官員們一個道理:少深入裙中,多深入群眾;少顧及他人目的動機,多顧及自己屁股潔凈。
  欄目主持:張燕  (原標題:微言大義)
創作者介紹

庭園傢俱

dr16drrf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