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性騷擾!
  你房租還沒付呢!
  張葉 繪
  揚子晚報訊(通訊員 宋宇 記者 賈曉寧)老王是農民,家住城鄉接合部,他在自家宅基地上蓋了些房屋,用來租給外地來南京打工者,每間房一個月幾百塊錢,總收入還蠻可觀。但是,一些租客素質不高,時常有欠房租的事。前兩天他又去收遲交的房租,卻惹了麻煩。
  收房租打起來,被指“性騷擾”
  欠老王房租的人是租客範女士一家,他們一家三口租住在老王的房子里,已經欠了幾個月,1000多塊房租。老王開始時讓兒子去幫忙收過,兒子沒收回來,說對方暫時沒錢,老王也沒在意。這一晃幾個月過去了,老王自己去收租,結果範女士先是哭窮,說自己男人收入不穩定,自己打工還要養孩子,希望老王寬限。老王說你哪怕先交一部分,還有拖欠的水電費不能讓我貼吧。範女士又說上次跟老王的兒子有協議,老王的兒子同意延遲收租。老王一聽來了火,這個家是我做主,就算你跟我兒子有協議,也沒有白紙黑字啊,兩人於是吵了起來,先是對罵,後來乾脆對打。老王在回擊範女士時,手不慎碰到範女士胸部。這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範女士坐在地上,說老王之前經常沒事找機會就想非禮自己,這次趁著收租的機會,對自己實施“性騷擾”。
  賠了5000元精神損失費
  眾目睽睽之下,範女士一度放下孩子,衝到馬路上企圖撞車自殺,情緒異常激動,眾人只能報警控制局勢。經過派出所調解,老王承認碰過範女士的敏感部位,但是純屬意外,願意承擔相應的精神損失費。範女士獅子大開口,不僅索要精神損失費5000元,而且房子由範女士繼續居住,但之前和之後的房租一概不交。老王無奈,付了5000塊給範女士,但是對於房租的說法,老王沒有答應,範女士收了5000元後也沒有追究。
  回到家,老王越想越氣,跑到秦淮法律援助中心求援,調解律師告訴老王,老王可以找律師,討回範女士拖欠自己的房租後,再處理所謂“非禮”事件。而範女士拖欠的房租、水電費用,老王有權利索回,因為收租和非禮是兩回事。老王表示馬上去找律師為自己維權,不僅要討回房租,還要對“性騷擾”的說法為自己討一個公道。(文中人物均系化名)  (原標題:老房東吵架碰到女房客胸部)
創作者介紹

庭園傢俱

dr16drrf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